我一開始以為依照台灣電影的命名習慣,這本書應該要翻成《但丁密碼》的呀 XDDDD。不過好險,最後是翻成了《地獄》,否則對於台灣翻譯水準就完全失望了啦!XD

其實我不太喜歡丹布朗的,為什麼呢,無非因為,一、他在《達文西密碼》裡拿耶穌之後開玩笑。二、《達文西密碼》裡頭的保險箱號碼竟然是費波那契數列,而且女主角竟然還「從小被逼著背」...使我覺得他們智商過低,費波那契數列要背嗎?這要背嘛?只用到前十碼這真的要背嗎????甚至到「被逼著背」?「背不起來被處罰」??到底該說女主角智缺還是叫他背的那個人智缺....,就直接告訴他規則不就不需要背了.....。

好,就因為這些小小地方,我不喜歡丹布朗。通常看一個作品,我都先從影音入手,影音看著行了,再去找小說。但《達文西密碼》的電影就已經讓我...對這位作者所塑造出的「天才」感到十分懷疑,因此我就沒追了。

那麼為什麼後來竟然看了《地獄》呢?

其實是因為這則新聞〈丹布朗新書軟禁譯者〉,覺得這也未免太誇張了,於是就注意到了。當然,像我這樣一個圖書館崇拜者是不會去真的買書的(我只買數學類用書及福爾摩斯,其他書不買),所以即使注意到也只是去租來看而已 XD。在租期壓力下,我很快地將書看完(還是看了十天有餘吧)。

我也有看《達文西密碼》的電影,所以對於羅伯蘭登這個人還算有基本的認知,至少知道他是符號學教授並且很喜歡宗教藝術相關的領域,也因為他的專業,因此以上這些他都非常熟悉。在《達》書之中,他遇到的密碼是源於古老的宗教團體所埋下的謎題。而在《地獄》裡,他遇到的則是智商高於常人十個標準差的超級天才,為了自己極端的「好心」,加上對但丁的崇敬,所設計出的謎題。

非常幸運,我讀過《神曲》。大約在 08/09 年的時候,我曾一度非常著迷於文藝復興期的小說,當時看完《十日談》之後,就借了《神曲》回家想看;然而對於但丁創作思毫沒有認知的我,其實不知道那不是一部小說(《十日談》非常好看,算是小品文集吧,裡面有許多很有趣的故事,值得收藏),借回家一翻,發現裡面竟然是詩句才嚇一大跳,每晚的讀書時間總讀到睡著,因此對《神曲》的印象,就只有「分成地獄、煉獄和天堂」這樣基本的認知而已(甚至什麼碧翠絲的我都沒印象了,我只記得那時候都邊看邊打瞌睡,一個月的借閱時間一到,沒看完也立刻還了)。

不過這本《地獄》卻重新激起我重看《神曲》、瞭解但丁的欲望,這算是這本書最大的好處吧。

我常覺得,在 1900 之後推理解謎小說盛行,百年後的如今,早已發揮到極致,光是有個死人找兇手,把死人關起來找兇手,好幾個死人用神秘的傳說串起來再找兇手等等的本格已經發展到變不出新把戲,加入警政內容的小說也不是什麼新口味,丹布朗則是把藝術、歷史融入謎題,創造出一個人文派的印地安那瓊斯(作者自己也說羅伯蘭登的理想狀態是穿高領毛衣的哈里遜福特),不再強調肌肉、攀爬、毒箭、迷宮、會崩塌的山洞和山洞裡的寶藏,丹布朗的作品走出一種新的風格,光是穿梭在各百年建築間,看著他透過蘭登的眼睛導覽各種藝術品,就已經覺得爽度無限了呀。這麼說起來我還是該把《達文西密碼》看一看,畢竟我對達文西這個人也很有興趣。

最後,《地獄》的結局我十分喜歡!特別我無法討厭這本書的反派耶,我倒覺得世衛頭子比較反派啊 XD ,我好討厭那位叫做辛基斯的女人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nonojoy 的頭像
nonojoy

迷宮鏡

nonojo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