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主說 *

所有文字圖像版權所有,請勿不告轉載

歡迎光臨迷宮,我是迷也。為避免大家迷路,請參考以下路標:
遊記、食記請看右側分類,特色區→長篇夢記短篇夢記

食記現在集中在台中分類,
遊記部份現在固定半年旅行一次,
只要有旅行就會慢慢地寫,不保証即時,但至少可以參考。

用部落格賺錢→介紹BloggerADs 

目前日期文章:200405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千呼萬喚始出來,加上我再不寫我真的會忘記-___-。



加冕這種事,本來就要由神職人員來執行,我就是最佳人選,

婚禮,也需要牧師來舉行,我當然更當仁不讓(也不是沒證婚過),

因此加冕典禮及婚禮的主持人,就是我了。

nono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早的夢怪怪的,很多片段,不是很完整。


nono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現在寢室非常的熱鬧,氣氛全無,而且網路慢到爆炸,所以說,

又要出現不連戲的情況了-_____-|||

不過總比段頭來得好,讓我po完它吧,我快忘光光了。





「叫你什麼?」

「……叫我,嗯,該到王城裡去生活了。」

「喔。」我還以為他師父叫他來這等什麼人的咧,嚇我一跳。

「所以,請幫我把這封信拿給你父親。」





信是他的師父寫的,我當然不會知道內容,

看過信之後,父親問了一些關於我怎麼會認識這個男生的問題,

看起來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他也沒有驚慌或什麼,

當然不會的,不是嗎?因為他不是什麼惡魔啊。為什麼要怕呢?



最後,在我們離開避暑山莊時,多了一個隨扈,就是那個年輕的遊俠。

他說他師父自從我到的那一天之後就消失了。



那個男孩隨著皇家車隊回到了王城,

在回到王城之前,我脫隊,獨自前往郊區的修道院,在那裡定居下來,

後來也就沒有家人的消息了。



過了幾年,我順利的成為一位牧師,我又離開了修道院,

四處救助人、四處流浪,也曾經參與過幾次冒險,交了很多朋友,

沒多久我也二十四五歲了,經過幾次冒險後,也更懂事了,

經過很多事情之後,我也才發現,我那把細劍竟然是魔法武器ㄝ= =



後來,我又來到我所屬的城邦附近的酒館歇腳時,

遇到一個冒險時認識的法師,他忽然跟我說,覺得我該回家一趟,

其實我很驚訝,因為我並沒有向任何人說過我的身世,

冒險的伙伴也很少會提到家庭的事情。

他讓我想起十六七歲的夏,遇到的那個奇怪的法師,

想起預言詩的句子,當時預言詩還是在世界各個角落傳唱,

想了一個晚上,我終於決定,還是偷偷回家一趟吧。







我住的地方離隀不遠,走一天就走到了,我又回到了王城,城邦一樣的繁榮,

隨意向幾個人打聽,才知道國王病了,

才幾年而已,我離家一定不到十年,父親也還不老,但聽說他病得很嚴重。

也聽說了王室的現況,由於獨生女離家,後來父親扶持了一個騎士準備接任城主。

那個騎士我當然知道,算是對我們家族非常忠心的騎士,也很有能力,

年紀大概比父親小一點點而已。

聽說騎士有一個神秘的未婚妻,兩人的戀愛史非常淒美,

是街頭巷尾非常熱門的話題,當然也是詩人歌詠的對象。

其實我們的城市一直都是這樣,最流行的題材總是,

創建城邦的戰爭,被神化的父王,離家的城主女兒,還有將接任皇座的騎士,

當年戰爭的事,已經算是過了一代,被大家美化了,

尤其是讓我們全家躲進洞裡避難的那一役,

最後好像也是靠那個騎士漏夜向外求援才得以反敗為勝吧,

君臣之間的忠義之情被大家傳奇化,也有很多傳說說父親有神族的血統,

受到神的庇佑,而且父親也很愛神,所以將唯一的女兒獻給神,去當牧師云云…

其實都不是這樣∼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父王一直都很人民愛戴^^



本來我不打算回王城的,但是父親病了,

身為一個牧師,怎麼可見自己的父親生病而不加理采呢?

所以最後,我還是進了城,

大家看到我,都非常非常驚訝……

這自然不在話下。





父母親看到我回來,非常高興,

爸爸的身體看起來真的很不好,媽媽也無心於再為國事操勞,

因為我剛好回來了,於是父親提議找一天讓騎士即位,

順便也讓他與他低調的未婚妻當天成婚。

聊天之中我才知道他的未婚妻確實非常神秘,連父母都沒有看過,

而且騎士本人對這件事絕口不提,也不喜歡別人探問,

父母親提出這個建議的時候,他還考慮了幾天才答應。



在辦過替我接風的酒會之後,大約過了一個月,就要辦即位典禮了,

父母親打算即位大典一過,就兩人就搬往避暑山莊,在那邊終老一生,

而我也會在即位典禮一過,隨父母往避暑山莊小住,

到父親的病轉好才會離開。



喔喔,當年那個遊俠,他現在仍是個遊俠,

他的工作是找出「救世主」(這當然是他的老師拜託他的),

在王室中他的工作是類似補鐵吧,

維護城中的治安,也不必長住城堡內,四處跑來跑去,

我回來的酒會他當然也有來,我們在那時再見面,聊了很久,

他的老師(就是那個女精靈)自從他離開山中以後就沒有再跟他見過面,

但是兩人一直有保持聯繫。

他的老師會觀星象,對預言詩的內容有一番不同的解讀,

他也很坦白的跟我說,其實他的師父給他所有關於「救世主」的線索,

都一再的指向我。

他也記得我八年前跟他說過的那些遭遇,

而且,他的師父似乎也暗示他,我的父親就是惡魔。



說實在的,聽到這種說法我一定不會高興,

但是自從那個瘋法師之後,這蓊說法就一直在城內流行,

信的人並不是沒有,畢竟當年城邦創建的時候,父親滅了一個族。

被滅族的族人還是有活下來的,對此都抱著怨恨之心,

可是父親給建立城邦之後愛民如子,這也是有目共睹的…



「依照預言書的推測,消滅末日魔王的方法,是救世主拿鑰匙打開魔王的心。」

「……」我停了一下:「但我們不知道救世主在哪,也不知道魔王在哪。」

鑰匙被藏在最顯眼的地方,沒有人找到,

 脫下金屢衣的那一刻,是祝福的開端。


「我不想聽這首詩了。」我微笑、搖頭。

「…我知道很難接受,但是妳不懂嗎?」他看著我,試圖跟我溝通。

「我怎麼會懂呢。」我依然微笑,轉過頭去。

「教會不是在解讀預言詩上下了很多功夫嗎?」

「但我對那沒有興趣。」我看著他:

「我的工作是救人,救助我的伙伴,傳楊神的旨意。預言詩的預言太遙遠了。」

交談停頓了一會。

「妳這把劍上有魔法。」忽地,他轉換話題。

「嗯?」我抽出腰間的細劍,我忘了怎麼拿到這把劍的,

只知道我小時候第一次上劍術課前,父親把它萬分寶貝的送給我,

當時他非常強調這把劍有特殊的意義,叫我要善加保護,

它不是新的,我一拿到時它就已經舊了,可是我非常保養它。

他問了我關於這把劍的來歷,我一問三不知,

在我離家之前,我沒有問過這個問題,

八年前在山洞裡遇到奇怪的法師,讓我的劍第一次不是為了上課、練習而出鞘…

……對,當時那個法師也念了這一段預言詩……

「它一開始就是一把魔法武器?」

這個問題讓我陷入回憶中。它到底本來就是一把魔法武器,或是…?

我回想練習的情形,和後來開始冒險之後真正的使用情形,

是的,它是不太一樣,它有一些很特殊的功能,

甚至還可以替我儲藏一些簡單的法術…

可是在最初的時候,它似乎…沒有這麼亮,也沒有……



  「善良的女孩啊…」


  他閉上眼,喃喃又念了一串咒語,我手中的劍握得更緊了,


  我很猶豫是否要刺下去。


  可是什麼事也沒有發生,他念完咒語,以手指撥開我的劍,


  那一瞬間,忽然我查覺一股力量灌入我的劍裡,


  它發出一陣光芒,但一下子就消失了。




啊。我一愣。

「……是的,它一開始就是一把魔法武器。」

我們的交談不歡而散,最後他只有交代我一句話,叫我要熟背那首預言,

其實我早就耳熟能詳,根本不需要去背它。







接風酒會結束後,因為這件事,我沒有想像中的高興,

有人知道我在擔心劍的事,快要接任王座的騎士才告訴我,

這把劍的確有不同的意義,因為這把劍曾經是被父親滅族的劍,

是一把破敵無數的魔法武器,

其實那個族與我們並沒有交惡,甚至他們也沒有參與當年的戰爭,

他們族人很少,但他們有一把神劍的事是遠近皆知,

不過他們與世隔絕,過著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生活。



但是那天因為戰爭失利的關係,父親帶著所有人躲到山中,

回去的希望很小,我們幾乎被趕盡殺絕,城也被佔領了,

本來非常仁慈的父親,也許為了活下去,那天晚上做了一個很殘忍的決定,

憑估我們的軍力,大概只能攻下那個小族,

最後,我們就滅了那個族…本來想把那把神劍搶來用,

但是沒想到,拿到了劍之後,劍上的魔法卻消失了,

雖然沒有得到魔法武器相助,但是攻下村莊之後,小村落中有糧食、有房舍,

讓軍隊得以休息…最後再靠援軍,我們終於反敗為勝……







想當然爾我當天晚上心情十分低落,

看著我的劍,我試圖告訴自己都已經過去了,

任何人都會被逼急了而作出殘忍的決定,

但是我還是沒辦法忘記,也無法…接受吧。



那個晚上,我記得我睡不著。





--

再來就是最後的即位典禮當天了。

喔喔,好累啊。

nono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個夢不能不記,這個絕對要寫= =+

今天早上一直做夢、一直醒來,總共作了三四個夢吧,先從最後這一個開始寫。

《Last Legend》這個頗像「Final Fantacy」的名字,在夢裡是一部電影的名字,

標榜依DnD設定拍的喔!!!所以打從上映我就非常的想看,

台灣的譯名很爛,好像就叫什麼《末代傳說》或《末代英雄傳奇》這類爛名字,

所以我不記中譯名,我都記《Last Legend》。

nonojo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